面相,看耳朵就知道一个人是不是有福气张仲麟:在长崎原爆资料馆,我看到了日本左翼思想的局限临江仙 蝶梦(五十八字)

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历千万祀,与天壤而同久,共三光而永光。

杜笃《论都赋》(公元43年)
读王维《使至塞上》
长安往事

【导言】1927年6月2日,农历五月初三。

清华大学国学研究院导师王国维早起盥洗毕,至饭厅早餐,然后在书房小坐。到达办公室本准备给毕业研究生评定成绩,却发现未带试卷和文章,于是命研究院的听差从家中取来,很认真地进行了评定。

事毕,王国维与研究院办公处的侯厚培谈下学期招生事宜良久,之后向侯借了五元钞票,走出办公室,雇了一辆人力车,前往颐和园。

在昆明湖鱼藻轩畔,王国维吸完最后一根烟,跃身头朝下扎入水中。时年五十岁。

事后,人们在其内衣口袋内发现遗书:“五十之年,只欠一死。经此世变,义无再辱。”

次日,王国维入殓,停灵于成府街之刚秉庙。

6月7日,罗振玉来京为其经营丧事,16日举办悼祭。

好友陈寅恪先生痛撰挽联曰:“十七年家国久魂销,犹余剩水残山,留与累臣供一死;五千卷牙签新手触,待检玄文奇字,谬承遗命倍伤神。”上联写王国维1911年辛亥革命以来的己身处境,故最后之终局殊可理解。“累臣”显系将王国维比屈原了。下联说到王遗嘱中“书籍可托陈(寅恪)吴(宓)二先生处理”之事。

当年8月14日,王国维被安葬于清华园东二里许西柳村七间房之原。

第二年,也就是1928年的6月3日,王国维逝世一周年忌日,清华立《海宁王静安先生纪念碑》,碑文由陈寅恪撰,林志钧书丹,马衡篆额,梁思成设计。

先生逝世,于今整整九十年,谨录陈寅恪所撰碑文于兹,旧文重读,风骨凛然。

海甯王静安先生自沈後二年,清华研究院同仁咸怀思不能自已。其弟子受先生之陶冶煦育者有年,尤思有以永其念。佥曰,宜铭之贞珉,以昭示於无竟。因以刻石之词命寅恪,数辞不获已,谨举先生之志事,以普告天下後世。

其词曰:士之读书治学,盖将以脱心志於俗谛之桎梏,真理因得以发扬。思想而不自由,毋宁死耳。斯古今仁圣所同殉之精义,夫岂庸鄙之敢望。先生以一死见其独立自由之意志,非所论於一人之恩怨,一姓之兴亡。呜呼!树兹石於讲舍,系哀思而不忘。表哲人之奇节,诉真宰之茫茫。来世不可知者也,先生之著述,或有时而不彰。先生之学说,或有时而可商。惟此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历千万祀,与天壤而同久,共三光而永光。

(《金明馆丛稿二编》页246,三联书店2001年第壹版原载清华大学消夏周刊1929年第壹期)

责任编辑:面相,看耳朵就知道一个人是不是有福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