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相,看耳朵就知道一个人是不是有福气让羊羔带我叫妈妈只因多吃一块辣菜疙瘩

短歌行|黄毅:我早就已经睡醒,却故意紧闭着双眼……(总第259期)

惯子如杀子?来看看人家怎么把孩子惯上天的
人性之弱点与被骗
妈妈生外婆养 爷爷奶奶来欣赏

黄毅的诗歌(五首)

■文/黄毅

外婆家的牛

妈妈请不起保姆

把我交给外婆带

我哭,外婆逗我看牛

我想去摸牠

别靠近,牠认人哩

牛下了犊

我想同牠玩

别靠近,牠护犊哩

牛耕田回家了

我看见牛也有眼泪

外婆说,

别靠近,牠在想妈妈哩

我说,我也想妈妈

外婆说,

你的妈妈正在当牛哩

2016.5.3

婆婆的守望

婆婆习惯每天在地头守望

一双深邃的眼睛,透出期盼的目光

皱巴巴的脸,刻满了岁月的沧桑

一把大蒲葵,挡了风雨又挡骄阳

只有看见茁壮的苗

感觉才踏实,才有希望

秧苗的叶,反着汗水的光

杏黄的穗,包满一粒粒的梦想

绕堂的儿孙

装满谷的仓

丰收的篝火舞会

娃崽们的情歌对唱

婆婆的世界不大

就这些,她能够看得到的地方

天边的云霞

值得用一天去守望

田里的秧苗

值得用一季去守望

家人的幸福和安康

值得用一生去守望

这房前的稻田、屋后的桃园

这村庄、这群山

值得世世代代的守望

无聊

夜深人静,失眠,无聊

取两杯红酒,邀

一只偶然路过的蟑螂唠叨

一腔怒火,满腹牢骚

离愁别绪,英雄泪飘......

牠突然转身,想不辞而别

我立马一脚,把牠灭掉

兄弟呀,休怪我无情

你,实在是知道得太多了

2016.5.6

思念

总爱时不时地翻看那几张旧照片

仔细端详着你的脸

我,都变老许多了

而你,却还是没有一丝的改变

层叠在照片中的那些故事也都还在

知道的,从来不会忘记

不知道的,我依然还在猜着答案

我知道,你距我其实并不太远

我期盼,每一天都能够把你看见

可我,却没有半点勇气与你直面

不敢给你打电话

也,不想让你知道

有关我的片语只言

我总是故意小心翼翼地躲藏

躲在一个距你最近的暗角

好奇而又敏感地拾缀

拾缀那些,与你有关的一只只碎片

我想了解你太多

却又担心着,你会有太多的改变

我想知道关于你全部的答案

却又害怕,有些难以面对的结果

会出现得太过突然

其实,我知道自己早已错过那份机缘

可是,我却不能自觉抑制那份眷恋

恰似,我早就已经睡醒

却故意紧闭着双眼

只是为了,给梦

再多留一些些时间

从前,实在太美

美得可以把天空当成画板

从前,也太青涩

满以为能把星星装进竹篮

如果,其实没有如果

只是,想回到从前

再也回不到,从前

2014.10

雁飞北

峨眉桃花初谢

静夜挂清月

独自密林逛幽径

凉风拂过,透心彻

情忆彩虹桥

携手摘柳,戏蝶

遥看北斗思他乡

应是窗灯灭,人安息

我数星星,你梦月

四月蓉城春已去

太白峰顶仍飘雪

前事苦酒醉今朝

似水流年,徒叹息

两部旧书已发黄

一本子规啼,一本杜鹃血

吉他弦老,声干涩

破歌依然

雁飞北

2016.4.27

作者简介:
责任编辑:面相,看耳朵就知道一个人是不是有福气